阿里健康疑违规网售处方药!开禁风声再起

05-27 16:56 来源来源:  点击:标签:药品销售系统 医疗器械 药品销售系统

本文以阿里健康为样本,探究医药电商企业网售处方药的日常,发现其中暗藏多重风险。如果这些隐患不能解决,那么全面放开网售处方药,终将引发不可控的用药安全事故,这对开处方的医院医生、药企、社会大众、药店、医药电商——这链条上的任何一方都是定时炸弹。

得处方药者得天下

在中国,处方药没有“OTC”标识。

一般药品可以归为处方药和非处方药。处方药必须要凭医师处方,才能销售、购买和使用。

即便如此,处方药仍凭借规模庞大,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。

美国第三方权威机构IQVIA(昆泰)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处方药市场规模达11569亿元,占据了药品85%的市场份额。

然而处方药生意始终是个较为封闭的圈子,其中有八成销售额来自医院,只有很小一部分来自零售渠道。

多年来,处方药生意一直被医院这类医疗机构牢牢把控,零售药店很难与之抗衡,医疗领域形成了以药养医的畸形体系。

以药养医的结果,就是医院鼓励医生推荐高价用药、吃回扣,导致药价虚高,老百姓利益受损。从政府的角度看,他们也不想看到以药养医的局面。

从十年前开始,政策就推进医药分开,政府也希望医院等机构摆脱以药养医的状态,通过打通医院的处方信息、医保结算、药品零售终端,形成处方药外流的趋势。

医生是药企药品代表的座上客。药店连锁企业和医药电商作为搅局者,都想在处方药市场分一杯羹,尤其是医药电商企业早已做好多重准备,就等各方政策闸口放开,甩开手脚大干一场。

虽然还没有吃到政策定心丸,很多医药电商企业已经暗暗试水,积极搭桥铺路。

目前,阿斯利康、默沙东、赛诺菲等跨国企业,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,组建零售团队或新渠道团队。此前,武田制药旗下包括潘妥洛克、达克普隆、倍欣、艾克拓、必洛斯、普陀平在内的的6个处方药产品已经授权百洋通过DTP覆盖零售终端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

如果处方药外流,这个市场有多大?

有券商预测,假设药店占比在2019年达到40%,预计流入零售市场的处方药规模大约为4000亿,如果医药零售线上渗透率达到20%-30%,线上受益处方药外流的增量销售额大概800亿-1200亿元之间。

面对这么大的市场蛋糕,产业链上的企业早已进入秣马厉兵的备战状态。

其中的佼佼者,便是阿里健康。

作为阿里巴巴“Double H”战略(快乐和健康)的重要载体,阿里健康顺理成章地成为“医药新零售”的开拓者。

在医药电商领域,阿里健康已经成为行业龙头。阿里健康背靠阿里巴巴,近水楼台先得月,已经通过收购和战略合作等方式,接管了天猫平台医药相关的类目,与支付宝达成合作。

阿里健康设想了一种理想模式,通过与医院HIS系统连接、通过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,获得处方信息;联合支付宝推动解决在线医保支付问题;并对接给药店,实现处方药在院外合规化流转。

此外,4月1日开放购买的首款双向脑机接口产品“DREAM DEER”的问世无疑更为神秘,面世的辅助医生版本,可通过神经电极实时实现“意识打字”,可识别各类晦涩医学名词,准确率高达99.99%。

灰色地带存隐患

目前,阿里健康分为四大业务板块:健康产品及服务销售业务(自营健康产品销售和电商平台服务)、互联网医疗及个人健康管理平台、智慧医疗、追溯业务。

2016年之前,阿里健康的主营业务是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网平台。由于国家食药监局在2016年终止了强制药企推行追溯码的要求,阿里健康马上调转枪头,将主营业务由药品追溯转向药品和保健品电商。平均毛利率也因此从2016年的67%下降到目前的26%左右。

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5月16日,阿里健康的自营和电商平台业务已实现财年收入50.9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08.6%;毛利13.31亿元,同比增长103.9%。扣除股权激励费用之后,利润净额达1.22亿元。

而其中,最值得注意的是网售处方药。

根据我国规定,只有获得“网上药店”牌照的药品生产企业、批发企业与经营企业,才能在网上售药。

而阿里健康这类医药电商只是为其提供平台服务,普遍的做法是零售连锁药店在天猫医药馆入驻,通过阿里健康APP入口引流。

没有名份不要紧,医药电商可不会坐以待毙。

违规销售的处方药

为了合规问题,目前大部分医药电商选择线上下单、线下发货、货到付款的流程。在政策尚未明朗之前,企业可以掰扯,说自己只是信息展示平台,并未参与发货和线上支付等交易环节,所以不属于网售处方药。

但是,米墨在阿里健康APP实测处方药售卖流程时,发现风险控制几乎为零,已经到了无需处方就能购买处方药的程度。处方药的流转已经失控了。

米墨在阿里健康APP搜索名为“泰勒宁”的处方药,平台显示“爱心普济大药房旗舰店”在售卖。该药品页面与OTC(非处方药)不同,底端显示“提交需求”,而不是“加入购物车”和“立即购买”。同时,页面还提示:“本品为处方药,提交需求后药师将与您电话联系。”

米墨点击提交需求后需要确认订单,此时系统要求上传“预订的所有处方照片”,同时要求用户留下手机号。提交订单后,页面显示“药房会在一小时内与您联系”。

因此,米墨上传了一张没有任何文字、与处方完全无关的花布照片,并留下手机号。

然而,在短短的6分钟后,米墨在没有接到任何电话联系的情况下,系统已经显示“审核通过”。

处方药竟然这么容易就买到手了。

随后,米墨又在阿里健康平台的「马应龙大药房旗舰店」购买另一种处方药,同样是上传了不相关的照片作为处方信息,在没接到任何联系电话的情况下,系统显示“审核通过”。该网店也专设了“处方药”购买栏,售卖几百种处方药。

而且,这两次购药都是在阿里健康APP内完成的,并没有跳转到其他网上药店。

在阿里健康APP购买处方药实在是“So Easy”,但这里面存在哪些猫腻,没有人管。这种潜在的危害令人细思极恐!

回过来看,米墨购买的泰勒宁其化学名是氨酚羟考酮,是一种强效麻醉性止痛药,被归为成瘾性的非列管处方药,服用后易成瘾、难戒断。

这不禁使人产生怀疑,联想前段时间疯传的"聪明药",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结果,原因在于过量食用处方药,这种所谓的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,通常用于治疗痛风,医师开药药量不会超过两周。

进一步探究,这家售卖泰勒宁的「爱心普济大药房」又是什么来路呢?该公司在天猫平台入驻四年,其天猫主页专门列出「处方药」一栏,且手机版的「宝贝分类」中「处方药」位列首部。统计发现,该网店售卖3000多种处方药,涉及近20种类别,包括精神科用药、心脑血管、补益安神、肝胆肺用药、血液系统等等。

由前面的实测可以看出,阿里健康APP在提供销售处方药服务时,虽然要求用户在APP上传处方凭证,但处方审核系统形同虚设。

照这样的审核标准,恐怕任何人都可以在阿里健康APP上随意购买到任何处方药。

事实上,近年来在网络上违规销售处方药并非个例,由于缺乏对网售处方药的有效监管,再加上抱有“久病成医”心理的人不在少数,他们也习惯于自诊自疗。

缺乏真实、可靠的处方来源问题,不仅仅存在于线上,也是线下实体药房一直以来所面临的尴尬,因此更不难理解国家对于政策迟迟不放开的原因。

网售处方药,一直处于一种禁而不绝的状态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网购处方药确实有优势。一是药品种类多,患者可选择范围广,二是有些药品由于流通环节少,价格也会比现实中更便宜,所以就有了市场。但由于公众缺乏辨别真伪的能力,如何科学、合理用药就成了难题。因此,如何有效的监管就成了问题的重点!

政策有“禁区”

审核处方的技术真的很难吗?

阿里健康在2019年云栖大会上宣布,与阿里云联合共建ET医疗大脑2.0,深耕医疗AI业务,由阿里云作为底层技术架构,负责智能云的建设和计算能力的拓展。阿里云在官网介绍,自己提供的图像识别服务(Image Recognition)基于大数据和深度学习实现,可精准识别图像中的视觉内容,包括上千种物体标签、数十种常见场景等,可应用于图片分类和检索、图片安全监控等场景。由此可见,图像识别在阿里健康体系绝对不是技术难题。

反过来说,如果很难,那么网售处方药的技术基础根本就不存在。

目前,挡在医药电商面前的还有三座政策大山:

1、处方来源约束;

2、销售渠道管控;

3、医保对接不通。

以目前的政策进展来看,前景不容乐观。

事实上,对于互联网药店究竟能不能销售处方药的讨论,一直没有停止过。

2014年,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《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提出“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,凭处方销售处方药”。

2018年,《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又明确了“网络药品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,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、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等”。

2019年1月,一份网传的《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(送审稿)》开始在业界广泛流传,按照这份文件的要求,药品零售企业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的,应当具备处方药销售信息与医疗机构电子处方信息互联互通、实时共享的条件,能够确保处方来源真实、可靠,并按照有关要求进行处方调剂审核,对已购买处方药的处方进行电子标记。

最新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(修订草案)》显然把政策窗口关上了。其中第五十八条规定,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备案,并履行审查、制止和报告违法行为等义务,同时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。

虽然国家陆续出台政策推动处方药外流,实现医药分离。但是医院既让渡了利益,又承担了风险,出于多方考量,并不会主动把处方流到社会药房。

目前该草案在向全社会征求意见,一旦通过,网售处方药将面临违法。

在不久的将来,网售处方药或成为“禁区”。


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,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,请及时联系我们

文章阅读排行

NO.1 大参林上市后两年买了428家药店 来源:据华创证券研报整理

NO.2 一市36家药店被查 全因这件事 违规销售处方药,一市36家药店被查。

NO.3 一批药店GSP证被撤 而这才开始 ▍编辑:夕语

NO.4 阿里健康疑违规网售处方药!开禁风声再起 本文以阿里健康为样本,探究医药电商企业网售处方药的日常,发现其中暗藏多重风险。如果这些隐患不能解决,那么全面放开网售处方药,终将引发不可控的用药安全事故,这对开处方的医院医生、药企、社会大众、药店、医药电商——这链条上的任何一方都是定时炸弹。

NO.5 大批处方药将流入药店 来源:据中信证券调研报告整理